二访东坡纪念馆

时间:2020-01-22 12:28:29 | 作者:佚名

因东坡,两次来到东坡纪念馆。

从不追星,没迷恋过谁。但从接触东坡故事的第一天开始,就觉得冥冥之中,他就是我想去了解的人。越是了解,越觉得他的丰富。

生于眉山的东坡先生,却与千里之外的常州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生来往常州有十四次,并终老于此。

走近苏东坡纪念馆,门前左侧有一幅巨型照壁,照壁上有一方印,写着“顾唐迎坡”四个字。照壁上画的正是老百姓迎接苏东坡的情景。东坡坐在船头,虽然身边只有仆人和船夫,但他是幸福的,因为来迎接他的人把河两岸和顾塘桥挤得水泄不通。方丈单手施礼,百姓面朝东坡。让我伫立遐想的,却是照壁上小黄狗摇着尾巴的样子。这小黄狗似乎特地来感谢将它的同类写进《江城子·密州出猎》。“左牵黄,右擎苍”里的东坡先生的。

跨过门槛进入院内,一尊躺着的东坡雕像矗立在花丛中,那样的安详,满脸笑意,仿佛看透世间一切。

沿路而行,来到馆内,一面白墙上有一句出自《除夕夜宿常州城外》的诗句:“多谢残灯不嫌客,孤舟一夜许相依。”这诗句背后有故事,讲的是有次东坡来常州赈灾,那夜是除夕,东坡为了不打扰他人就睡在船上。船上很凉,而东坡先生的眼疾又犯了,盖了很多床被子,却抵不住天气的寒冷。尽管天气如此寒冷,船上又没有热水,但东坡先生仍是遵循家乡过年习俗用冷水洗了头。不打搅百姓而野宿,足见东坡有多爱常州的百姓。这份深情馆内墙上的二表《乞居常州表》和《再上乞居常州表》可见。话说苏轼刚为官时,正值王安石变法之时,朝廷上新旧两派斗争激烈。苏轼站在守旧派一方,多次上书神宗,表明自己的反对态度,苏轼针对新法推行中出现的问题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写了一些讥讽新法的诗文,《湖州谢上表》上就有这么一句“知乎遇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察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被一个御史从中挑出了说他蔑视朝廷而开始弹劾他。将他关在了乌台,这就是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经历九死一生后的苏轼从官后又被贬,他曾写下哀情至切的《乞居常州表》,《再上乞居常州表》。

出内馆走进古朴的院落,院东一口枯井吸引了我的视线,四周被木栅栏精心围着,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北宋时期唯一遗迹:东坡井。走进这口古井,只见井台青石的一角已脱落,伸头向下看井壁斑驳,井中杂草丛生,井底看不出有没有水。眼前的这口井据说苏东坡去世之前,生活起居的用水全是靠这口井维持的。这口井才是真正经历过历史千年风骚的老者,陪伴苏东坡在人生的最后,看透世间一切荣华富贵与平淡生活。我似乎和千年前的偶像有了一段秘密的联系。虽说我并不能品尝到这口井中泉水的甘甜,但总能联想到东坡喝水的情景。细看井口,有所断裂,但又觉得和蔼可亲,可能是苏轼先生用过后带给我的感觉吧。

移步内馆,一面墙上的最后部分写有东坡先生的绝笔诗:《答径山琳长老》。这首诗40个字,是这位大文豪去世的前一天写的。诗句的最后两句:“大患缘有身,无身则无疾。平生笑罗什,神咒真浪出。”写的平淡,却可以看出那时的东坡已然放下一切,看淡生死,在一个平凡的一天让生命飘然而去,年65岁。

一代大文豪,客死他乡,未能死在故乡可能是件憾事,不过,可能回了故乡便写不出《答径山琳长老》这样坦然的心境。

二访苏东坡纪念馆,与东坡先生又近又远,在懂他又不懂他间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