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地,学会了欣赏

时间:2020-01-06 10:49:42 | 作者:张旻瑄

很多很美的东西,我们之所以不觉得它美,是因为不懂得如何去欣赏。但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学会了欣赏。

在钢琴四级考试考场首次听到巴赫a小调协奏曲,当时的我更欣赏施特劳斯泉水一般的小步舞曲。相比于肖邦、莫扎特、贝多芬等人的灵动浪漫来说,巴赫的三部创意曲仿佛一潭死水,枯燥又墨守成规。正是爱玩的年纪,我痛恨手指技法的练习,面对巴赫的作品,那一板一眼的音调,纯粹为了运行技法,毫无欣赏价值可言。

平淡过了五年,我继续和和弦、滑音、音阶、属七减七斗智斗勇。直到考十级那年,八级以上考生需要中级乐理证书才能获得技法考试的资格。在背乐曲流派时再次接触到了巴赫。翻开乐理书,我渐渐明白了巴赫作曲的古板,是受年代限制;格式的单一,是受演奏设备的制约。

巴洛克时期没有真正的钢琴,年代又最早。巴赫在穷困潦倒中却奏出了西方古典音乐的新篇章,并让它走向世界,可以说他弹出了创世之音。从书中,我仿佛有些理解巴赫了。而真正懂得欣赏巴赫,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也是一年之后了。我正值青春期,情绪波动极大,小小的玩笑放到那时,随时可以成为一场争吵的导火索。又一次与父母拌嘴之后,我带上耳机,打开电台。音乐电台实时推送了巴赫的曲子,乐声响起,我突然沉默了。心想着巴赫的代表作里有《勃兰登堡协奏曲》《管弦乐组曲》《哥德堡组曲》,而现在在放的《G弦上的咏叹调》,它宛如溪水潺潺,鸟鸣啁啾,直抵我的心底,拨动我着的心弦。原本心情浮躁的我,渐渐安静下来,渐渐沉浸在其中。他的作品永远是安祥的,没有过多悲喜,任凭事实变迁,他巍然不动,处之泰然。我思考着,正如范仲淹所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论如何,巴赫总是安静又淡然地在那里,我尝试调整我的情绪,心平气和的去对待每一件事,虽然并不是说我一下子就变得无可挑剔了,但至少我一直在努力调整,我去尝试了。

我想我明白了如何欣赏巴赫的作品,同时也明白了如何让自己变得更加安静、淡然,这让我更加坚信任何艰难高深的东西。只要慢慢去学习,就一定能学会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