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镇江

时间:2019-12-02 11:00:25 | 作者:曹语汀

十二月底,长江边上的小城镇江已是寒风凛冽。晚上八九点钟,小米山旁十字路口,小杨夫妇的羊汤店上满了客,腾腾的热气和喧闹声从里面溢出。

刚从外进来的客人紧依着,围桌而坐。快速搓着双手,直至通红,却仍缩紧着脖子。店主小杨快走着将羊汤端上,客人小咪一口,浑身的血液一刺激,迅速流转,一阵热气上脸。白烟上腾,不大的店,被滚热的羊汤,浸得暖和。

两耳铁锅,泛着被大火长燇的印记,锅内羊汤仍“咕嘟”地冒着热泡,黄中泛白,汤上飘花。鲜葱一撒,眼前一亮。轻盛一碗,肉香浓郁。热气的诱惑,浮上镜片。我双手贴着碗壁,寒意消散,暖意上心。喝上一口,浓郁却不腥。羊汤穿过食道,流入胃中,寒冷空乏之感,被暖温,即而激荡,随即心潮澎湃。脸颊泛红,脱去厚重的外套,再细品这冬日美味。汤本无油,尽是羊骨中慢燇出的骨油,自然而不腻。羊肉,骨大肉少,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肉嫩而有咬劲,仅一碗羊汤,足以大兴。要是你再来一份羊脑炖蛋,那是奢侈得很,嫩,软,滑,爽!

小杨在店前放了一辆流动小车,外卖兴起,羊汤也可打包外卖。送货人正是小杨自己。这不,有人有美团上下了一单,15分钟后来取。小杨脸颊通红,不知道是冻的还是的热的。弯着腰不停忙活。

凌晨五点,小杨夫妇就开始忙碌。他们冒着霜寒,骑车到店里,准备一天的经营。早晚寒气重,他们一早宰羊,晚上营业,因为羊汤只有经过一日的熬制,才能散发出香醇,羊肉才能腥味去尽只留余香。小杨文识不高,羊汤是家传手艺。早年他在各城打零工,硬是不肯回家传这父业。如今已过儿立之年,却回到熟悉的家乡,一心经营着这老店,使得胡同口的羊汤小店留存着几十年舌尖上的老镇江的味道。

锅里羊汤的气味飘向四周,一桶桶白烟升腾的羊汤,温暖着客人,更温暖着他们夫妇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