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义人生的坐标

时间:2019-10-15 11:16:07 | 作者:薛晓婷

正如帕斯卡所言:“社会的中间横亘着一条河流。”中国的社会长河往往披覆着分娩历史的光辉,闪耀着各种丰富的思想光辉,影响过名人志士的生命磁场,也摆渡了文明更替,从中蹦出的“凯旋高歌”、“成王败寇”……诸如此类的成语比比皆是,莫不昭示了古中国对人生的坐标更多是“成败”二字罢了,人生的最高追求,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安稳,而是混迹于名利场的衣锦还乡,人生向度已然被世俗的规则所左右。

刘邦、项羽的楚汉之争,历来为人们所传诵不息,原因在于其中人性的高度还原,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让我们闻到当时战争的硝烟;更在于司马迁对世俗杆秤的拍案而起,对英雄的评价远超乎简单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是在灵魂姿态的高度上加以评论,被灌注了更多的价值想象和历史记忆的西楚霸王,才真正活在了人们的世界。置于道德制高点上,通过生命标尺,对生命公式的铸造才合乎人情世故,符合人心所向,跟随大势所趋。人生来不应被成败的坐标给禁锢在生命的原点上!

进一步观之,刘邦的成就在于开创汉朝盛世,开启了历史一扇新的大门,从可能犬马声色、灯红酒绿的世界里脱身,忍辱负重,广纳贤士,以礼相遇,审时度势,最终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势,一朝活出了自己的天下,他的兵不厌诈却向来为世人所诟病;反观项羽,一世霸王,把一个人活成了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一支队伍,却在历史的一声訇响中,化作了一缕猩红的硝烟,却还如臧克家所说地“活着”。试想,若是将二者成败易位,后世的口诛笔伐又是否会因此而倒戈呢?

答案是未知的,毕竟世事难料,谁也猜不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悲语呢喃后是否掩饰着欢声笑语。但在我看来,成功是一场长期的战争,亦是多方位的较量。如若倒在进攻的路上纵使是败了,也承担得起“虽败犹荣”的名头。除去成败,脱掉精神的画皮,残留的也就只有行将就木的血淋淋的空虚躯体罢了。

以成败绑架国民的精神趋势,又何异于八股取士的“谋财害命”呢?

科学家们不眠不休为斑鳖的后代传育废寝忘食,愁白了三千忧愁丝,却如同不停推巨石的西西弗斯,迄今为止的所有努力都是失败的,而且可能还看不到光明的迹象”,但我们能以此为据断定他们所做的皆是徒劳无功,抑或只是徒然地白做功么?理科状元为记者梦放弃保研和高薪工作,在自己的精神层面取得了最大化的胜利,难道也是失败的表现么?失去了精神的依托,若是项羽盲目东山再起,重回江东,恐怕也会像《三体》中的场景一样,被世俗舆论的石头掷死吧。

成败,并不能代表着指向终极的精神姿态,只是一个借以衡量的指标罢了,这张牙舞爪的概念,终究无法与精神的肥力相比肩。定义好人生坐标,抓住自己的小时代,成败任由后人去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