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漠的雪

时间:2019-08-31 12:32:52 | 作者:朱媛玉

淡漠的雪不同于热烈的雪,轰轰烈烈,惹人注目,也不同于中庸的雪,平淡无奇,让人亲近;她淡淡的落,淡淡的铺满大地,有淡淡的化为水,令人有些不知如何接近。

她来之前,有一阵淡淡的风就这样溜过,很轻,很快,也很不经意,让人感觉这阵风似乎她并不想让它出来,只是被逼无奈,不得不将它放出,走个形式罢了;想到这里,似乎风过耳边的呼呼声,都带着她从鼻中哼出的不屑。

慢慢的,好像风走了吧,好像她就来了吧。有些透明的小水珠落了下来;不,那不是她,她应该是一种淡淡的却不容人忽视的美丽的白才对,正否认着,便发现眼前飘过一丝细小的白,许是因为无风的缘故,她落得很慢,但应不是为了提醒人注意她的美——不然她为何要这样无声无息的出来,连一丝风都不起呢。

雪这样下着,开始只是丝丝点点,似乎是要和那春雨交相辉映,也是一种沾衣欲湿的感觉,渐渐地,渐渐地,大了起来,她的美,便更是被显得与众不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同了,似那民国时的读书女子,既有大家闺秀的淑婉,却少了明清之时深闺的束缚,从不唯唯诺诺,任人宰割,有着自己的思想。大概再如何的比喻,也显不出她的大气典雅。

可偏偏看起来她还不知自己有多美——美却不自知。看起来那样子她不是要将自己的美全都展现出来,引起他人的注意,她步履有些匆匆,急着要去做什么事,亦或是找什么人——许是枝头上含苞的花儿忙着要找她,许是多年未见的友人来访了,许是有什么地方火烧火燎地唤她过去吧。总之一定是别人需要她,否则她为自己绝不会露出有些忙乱的样子。

慢慢的,她停了,像是要走了,心中有些许不舍,于是轻轻留她,她脚步顿了顿,轻轻回头,望着她的眸,仿佛一湖深潭,望不到底,然后唇边勾起一丝弧度,再轻轻扭头,轻轻离开,再不回眸。

君如水,君如水,却未有人说那美好的女子似何物。似梅吗?未免太过刚强;似冰吗?未免太过清高。似雪最好,犹是似这淡漠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