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时间:2019-08-28 10:31:46 | 作者:权睿

生命中,我们难免要在他人深情的目光中渐行渐远。或许你曾流露出送别他人的目光,又或许你曾接受他人送别的目光。在这一圈一圈的轮回目送中,我们褪去年少无知,渐渐成长。

那一年,我11岁。假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新西兰游学,在校门口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爸爸推着行李箱,妈妈用细腻的手牢牢地牵着我。开往机场的大巴车来了,爸爸拍了拍我的肩,脸上依旧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让我玩得开心,话虽少,但此时的空气中还是充满了告别的悲伤气息,好像有很多话但是却说不出来,只有简单几句。而妈妈则不改唠叨,不停地嘱咐,严肃地告诫不知不觉成了温情地提醒,语气里是藏不住的不舍。我登上了车并不断回眸,阳光透过树叶缝隙倾泻在爸爸妈妈身上,映出他们眼中的波光潋滟,眼神里传递出的情感直达我的心灵,好像带着巨大的力量,将我们彼此的心连接在一起,那其中是欣慰,是宠爱,更带着丝丝缕缕的不舍。

那一年,我12岁。作为毕业生总免不了忙碌,我到处投简历,甚至去了余姚考试。妈妈将我送到余姚实验学校,我的脸上挂着自我安慰的笑容,虽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然内心怀着些许忐忑,但还是努力迈着稳健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进教学楼。半道,我转身望去,妈妈在楼外不远处,依然是那鼓励的眼神,还不忘比个加油的手势。我一边微笑,一边回以胜利的“剪刀手”。妈妈焦灼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关心,她与楼外的风景一起定格在我心里。在家人的一次次目送下,我渐渐长大,掀开了新的一页。

那一年,我13岁。期末考试将至,妹妹也要出生了。医院里,妈妈躺在床上,笑得轻松灿烂,但看得出来已经非常的勉强了。我目送着妈妈被推进手术室,心中不免生出层层紧张的涟漪。四十多分钟后,妹妹被推了出来那清澈欢快的大眼睛,似露珠,又似星星,那么纯净明亮。几分钟后,妈妈也被推出,妈妈凝视着我,眼神中有疲惫也有说不出的满足。我望向医院外的排排绿树,青翠缠绵成一片,深绿配浅绿,吸纳着阳光雨露——真美好!蔚蓝的天空与绿树相映成趣,我的嘴角勾起一个灿烂的弧度,心中轻松了不少。

在这送与被送的目光中,我明白了那一句“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它教会我们不负光阴,珍惜当下,走好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