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隅冬魂

时间:2019-07-01 11:21:10 | 作者:曹广睿

冬者,终也。立冬之时向,万物终成,故名立冬。——题记

如果要认识青春,就要先认识青春有终结的时候。萧萧寒风,绵绵细雨,任意肆虐,心已苍凉,此情此景,谈何美眷?孤寂之中,蓦然回首,喧嚣一遇,悄然绽冬——腊梅。“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嗅着,心已渺然——

多年前,一个冬日,提早的黄昏,上了凄凉的灯。“啪”我狠狠地把门摔上,心中满是苍茫,曾信口开河,期末的成绩却把我打得遍体鳞伤,父母的训斥把我弄的无可奈何,只得去独自发泄。寒风中,一少年奔跑着,疯一般地跑,跑不动了,一头跌下去。坐在枯木旁,与它相依取暖,究竟,冷也冷到顶点了,嗅得一丝香气飘来——冰天雪地,哪有花儿绽放。一回眸,惊了。积雪抖落,它不是枯木,是梅。真是应了“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擦干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细细端详。玉琢冰雕般的淡黄花瓣,晶雪下闪着别样光芒,黄昏也被它闪亮。花瓣间还有点点花蕊,是黄,却不一样。像……傍晚的灯光,万家繁密的灯火。叶子也碧绿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延着腰枝。

哈!心中的茫茫大雾被这一株梅点亮了,顿时清澈,不胜欢喜。不可被这种小事打击,梅也不怕,我何畏惧?身上暖和起来了,揉下双手,寒风中,一少年奔跑着,疯也似的,向家跑去。

拨开回忆的荆刺丛,回过神来,又站在了那个熟悉的墙角,看着那株似曾相识的梅花。轻触,说不出的质感,玉,太硬,水,太柔。还是那枝梅,天再冷,也开着,天暖了,反而不屑与它花争艳。我缺的正是这傲骨,这勇气吧。细细想来,再有不到三天便又要期中考试了,这次能否考好?我愿再夸下海口,我可以考好!因为我的心已清明,看透了那红尘轮式,心灵,已被那枝腊梅净化了,清明了。

生命中的曲解无明,是一时一地的,智慧与情境的清明追求,却是生生世世的。

一秒钟的混乱,可能要三天才能清明,但只要我们一直迈向更高的境界,心,终有澄清的一天。

“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走着,寒冷仍刺痛着我,再回眸,也只能看见它那黄昏般的背影。身边却还缭绕着阵阵清香,我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