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柳阴

时间:2019-06-23 12:13:54 | 作者:侯乐欣

微风拂面,树阴下,又有不少人在歇歇。抬头望去,高大的柳树仿佛是爸爸那伟大的身躯。让我禁不住,回想起来。

爸爸今年三十七岁,虽然有时一喝酒就会说很多话,吵得妈妈说不着。但有时幽默起来,一家人都笑得喘不上气来。不过,爸爸身高却不值得去提,因为一米六五的身高却发生在了爸爸身上,而普通男士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但爸爸的力气,可是一点也不小,轻轻松松就能把我举起来。

小时候,在我午睡时,爸爸总会用扇子赶走讨人厌的苍蝇和烦人的蚊子。在我热的时候还会给我扇扇子,但父亲不会走开一刻一秒。总是在我睡醒后,帮我洗干净脸,把我精精神神的送去上学。像是贴心的母亲在照顾我。

而在我躺在柳树下时,被微风吹动的柳枝,帮我扫开讨厌的小飞虫。而柳树上鸣叫着的蝉,很快让我入睡。微风吹进树阴,仿佛又是爸爸在为我扇扇子哄我入睡。

树阴下,虽然不止我一个人在树阴下乘凉,我却感觉爸爸在给我打伞。就像小时候,不管外面有多热,我还是会跑出去玩耍。而爸爸也不管外面有多热,总是切好西瓜,打着伞接我回到家。虽然爸爸会热到把衬衫浸湿,但还是会小心的抱着我走回家。

就像柳树,总会撑起一张巨大而又绿盈盈的大伞,给我带来舒适,凉爽的午睡。让我来到柳树枝上休息的鸟儿歌唱着,仿佛在一起演奏乐曲。

而树根,则是支持这一切的源泉。没有树根,就不会有这么巨大的柳树,就不会有让人乘凉的树阴,也不会有小鸟,蝉的鸣叫。

而爸爸,就像坚定不移的树根,始终保持着一颗坚定的心,保护着我幼小的心灵。就像是柳树吸取营养,让树枝变得茂盛一样。爸爸也努力的让我成长。

春去秋来,随着时间的增长,柳树几乎越来越少见了。而父亲的身体也不再像我儿时那样健康了,但父亲依然坚持着,因为父亲知道自己单手扶一颗充满天真和无知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