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记忆

时间:2019-05-25 13:39:34 | 作者:李甜梦

我们曾走过山川万里,品过世间无数珍馐,却依旧眷恋那萦绕于唇齿舌间的故乡情。

人们都道山西刀削面名满全国,但在我印象中,却是一碗醋汤面代表了晋中那片天。火红的胡萝卜,鹅黄的土豆,翠绿的小白菜与白色的细面交织出五彩的天,而一勺滚烫的热油带着太阳的炙热温度和新鲜的食材碰撞出天边泼墨般的景象。挑起一大筷面,就着浓厚的汤汁一口下去,味蕾便如久逢甘霖的大地,与那丝酸碰撞出绝妙的回响。面吃完后,还需喝一碗正好温热的面汤,“原汤化原食”,这场酣畅淋漓的味觉盛宴才算圆满落幕。儿时印象最深的,便是农忙时节午憩时,一家人挤在姥姥家的窑洞里,每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醋汤面,屋中充盈着那股诱人的香气,顿时只听到“哧溜哧溜”的吸面声。无言,却有情。每个人满足的笑脸与那碗热气氤氲的醋汤面,都深深地印在了尚时年幼的我的脑海里。对那时的我来说,醋汤面,象征着团聚,象征着故乡,象征着温情与爱。

长大后,醋汤面似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乎不是唯一的美食了,海鲜、火锅、烤鸭等等珍馐美味,也让我为之赞叹,而我也似乎更加不易满足,对于家中的饭菜不屑一顾,儿时那个对于简单朴素的醋汤面就能感到无比幸福满足的我,似乎也消失了。如今过年,不再是每人一碗穷酸的醋汤面,而是坐在高档饭店里,点上十几个菜,高谈阔论起来。我看到姥姥洋溢着幸福的脸,却也看到了她穿着一身布衣进来时的紧张无措。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怀念起蹲在地上手捧大碗面却依旧开心无比的我,而不是这个端坐于圆桌前拘谨无措的我。耳边舅舅的高谈阔论依旧清晰,我却通过这个操着普通话、穿着西装的人看到了那个穿着背心吃着面大喊着“再来一碗”的晋中汉子。时光改变了容貌,却忘了改变那个故乡胃,那份故乡情。

如今我已许久再未尝到过那份久违的味道。一日,我路过一家小店,看着招牌上的“山西醋汤面”,脚步不由地往里走,却在尝到与熟悉的味道截然不同的面时湿了眼眶。

我终是失去了舌尖上的那份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