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的待见

时间:2019-05-10 11:39:45 | 作者:褚凤瑾

真正的幸福绝不定居于一处。探寻无处,却到处存在;金钱无法购买,却随处可得——题记

我从前就觉得自己并不幸福。那时候,我一直希望自己成为一个男孩子。我的这种想法特别强烈,无法扑灭。这与我家姥爷有关。

大概七岁的时候吧。那是在一个暑假里。小姨家的姐姐住在我家,姐姐、弟弟和我一起小聚。期间,妈妈提出来回姥姥家。弟弟并不愿意一起去。于是,我和姐姐就跟着妈妈去了在乡下的姥姥家。

姥姥闲不下来,一把年纪了还时常在田里、菜园里劳作。那天我们赶到村里时,姥姥正在田塍上忙碌。“姥姥!”,我们的喊声越过两三丘水田。姥姥听见了,回头看了一眼,急忙撂下了肩上的担子。她一路小跑过来,迎接我们。姥姥额头上冒着大汗珠,挂住在皱纹里,落不下来,嘴角也是一圈一圈的皱纹,盛满了甜甜的笑。她跨前一步,搂我们,撞得汗珠跳了出来。

我们站的地方,离姥姥家只十来步路,可以听得见堂屋里电视传出的声音。门框里摇晃出一个身影,在台阶前站住。那是姥爷。他朝我们看了一眼,又折回屋里去了。他转身那一瞬,脸色不妥帖。我就在外面和姥姥聊天,我不敢进家门,姐姐也不敢。妈妈独自进了屋里。约么分把钟,姥爷大发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雷霆,“我孙子没回来,你们回来干什么!都走!走!”“砰砰砰”,那是妈妈关门的声音,显然她也生气了。妈妈从屋里走出来,眼睛里泛着泪花。姥姥见状,跑进屋里骂了几句,又带着姥爷的骂声出来了。

当时已到中午。姥姥让我们避开姥爷,邀我和姐姐一起洗菜做饭。妈妈出门了,说午饭不回来吃了。饭菜备办停当,姥姥把桌子搬到院里。姥爷在里屋吃。我和姐姐已经没有了食欲,都不夹菜,只一人拿一个馒头吃。姥爷那几句话,跟催泪弹一样。我眼泪没法忍住。这之后,我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跟姥爷亲近过。我也有了成为一个男孩的想法。

姥爷爱抽烟爱喝酒。一天消息传来,姥爷喝酒过量,中风了,住进了医院。我跟妈去看他。病床上,姥爷眼窝深陷,肤色灰黄,比我上次见她时又瘦削了。我握姥爷的手,摇了摇。那双手粗糙,血管如同一条条蚯蚓,爬在如泥土色一样的皮肤下。我喊姥爷,他不回答。这次中风,姥爷已经不能认人,也失忆了。我呆住了。我突然觉得姥爷很可怜,我一点也不恨他。这个时候,我只希望他喊我一声,那必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一直盼着这样的幸福到来。

幸福是什么?我真觉得没有一个细化的标准。自己感到幸福,那就是幸福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