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味

时间:2019-05-04 11:17:33 | 作者:荀奕涵

很久以前老家的村庄里有个小池塘。夏日水丰,池塘像是一只灵动的杏眼,清波微漾间隐隐风荷之香。于是我就知道,吃莲藕的时节到了。

藕节洁白,不是雪一样冰冷的白,而是玉般柔润的白,小孩子的手臂粗细,带着湿意,脆生生的模样。藕吮吸了春的露水,收集了夏的雨珠,出落得圆圆胖胖,有种喜人的丰腴美。

外婆一直生活在江南水乡,从小贫苦,自然供应的野味一样也不会放过。春有香椿与马兰头,秋至采芥菜和小蒜头,冬天躲在屋里啃地瓜,而夏日她最爱的就是莲藕。每年暑假回去,抛弃各类零食的我,渴盼的就是外婆独门的糯米糖藕。

那真是天底下顶顶可爱的东西。我惯作享受者,只看到外婆在厨房忙活了许久,端上一盘我心心念念的美味。

撒了白糖、红糖,又浇了酱汁的藕片懒洋洋地卧在盘中,颜色是绵软的红,介于浅红和玫红之间,充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满黏稠质感。糯米细细密密地填满了藕孔,很协调的米白色,被酱汁染了微微的粉红,温柔得让人舍不得咬。

夹起一块,藕丝恋恋不去地粘连在藕片上,扯出一条细长的线。藕片没有想象中入口即化的软烂,略带韧性,内部保留着原始的脆嫩,与糯米结合得极为完美,清新的甜味丝毫不腻。

藕是池塘的孩子,被水乡和煦的风、轻盈的雨滋润,蕴含着浓得化不开的乡味。

故乡永不会被忘却——因为故乡的真味存于一粥一饭中,即使大脑遗忘,味蕾也会恒久地记得。

一月腊梅团,二月杏花粥,三月桃花酥,六月糯米藕,七月葵花子,八月桂花饼,九月金菊茶,十月芙蓉糕,一年四季光阴流转,可以完完全全依靠食物来判断时令。乡人不会试图在九月喝杏花粥,他们在适宜的季节享用上天的馈赠,从不打破与自然约定的期限。

乡味另一重,恰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