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嘴自述

时间:2019-04-27 12:37:33 | 作者:俞姝男

过去的时间这样长。沉积在这里的灰尘一遍遍被清扫,模糊又清楚,清楚又模糊。而我身上的灰尘渐积渐厚。多年前噙着笑意的明亮的眸子再未出现过,我也快要忘记了自己的模样。时间这样长。

我身在高处,并不出跳。也少有人关注我。我并不出声,只独独地立着听着教堂里的声响。早晨会有修女前前后后地清扫,尘土扬起来,落在我眼前。平常的日子也有天主教徒前来祷告,压低声音念着,送上花束及其他心念之物。不时地,教堂里有人来办婚礼与葬礼。我见过无数对男女微笑着亲吻,他们身后总是会有人啜泣或欢笑。我也见过无数副棺材被披着黑纱的一群人拥入教堂,埋入土地,此生不见。他们都信奉着上帝,都瞻仰上帝。他们都虔诚。但我始终忘不了这世上出现过的最虔诚的一位信徒。他曾用这样虔诚的目光注视着我,用这样虔诚的心爱着上帝。

据说,我是他献给上帝的作品。这是后来的人提的,我说过从前的人从未关注过我。我早前就知道了。在那时刀尖磨石的干涩又生硬的声音里,我便猜得到他的叹气与我有如何的联系。可他那含笑的眼不仅告诉我是我,还告诉我他并无所求。我百般不解,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只能见得自己在他的眸里逐渐成形。

他极认真。他同赶早的修女一同来,举蜡烛照着我。这时他的眼愈加明亮,我仿佛能见着比平时更多的东西。他站在脚手架的最高处,却依旧不肯放过一丝一毫。我听见旁人笑过他过于认真,他不恼,只是笑。

该是多明亮又多认真的笑呢,不比烛光逊色,让我的百般不解与不平,均是烟消云散。既然他的虔诚与认真照亮了我,那我也不必求得太多。

整个教堂最终落成,有一面很大的彩色的雕花玻璃窗。正对着我,我每天都能看见。我也最后一次从他的眼里看见我自己。如同最初那样,认真又虔诚。

时间这样长。现在我也只能依稀记起蜡烛燃烧的声音及映在他眼里的光亮。我不信上帝,亦不瞻仰上帝。但他眸里映照的东西,是我一直难忘,却又一直想要去赞美的。我未想过有一天被关注,或被称做伟大的作品,但我永远希望能有人让我再见一次像他眸里那样的光亮,让我再见一次那样虔诚认真的工匠的作品,到底该有什么样的模样。

愿我对面的彩色光束能映照到我,这一个渺小的滴水嘴。让它反射出这样长时间前的认真与虔诚,去照亮整个教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