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柳影

时间:2019-03-24 10:48:49 | 作者:杜巧妍

能带走的只是自己的身影,能留下的只有自己的脚印。——题记

我出门得太急,似在逃避着什么,我不停地加快脚步,那抑郁的场景如幻灯片在脑里不停地循环播放。我仿佛跌入万丈深渊,自此万劫不复。

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却不肯放慢脚步。直到冷风割过我面,我终于控制不住地奔跑起来——让那冷风吹醒我!

不知不觉来到了小区的人工湖旁,那娇柔的柳枝迎风起舞,我的脚步不由地缓了下来,不受控制地走近人工湖,黑压压的乌云似是暴雨来临的前奏,我内心的慌乱略微平静了下来。踏在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看着那圆润光滑的深色石头,我不由地感慨:“我又何尝不想像那鹅卵石一般。”这些鹅卵石没有会刺痛人的棱角,没有突兀的锋芒,颜色深沉,没有刺目的光芒,没有肤浅的华装,本分地安于其位。他们一颗一颗彼此是那样靠近,可又因为过于圆滑,石子与石子之间永远存在着空隙,不可能紧密贴合。即使被无数人踩于脚下,也不能发出一丝呻吟。终究,我是成不了这样的人。风吹乱了我的头发,雨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我找了块临近湖畔的大石,努力攀坐其上。石头下有着茸茸的小草,嫩绿嫩绿的,风儿吹过时,仿佛泛出一道道绿色的波纹。这些小草绿得鲜活,那是生命旺盛的颜色,周围的植株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都无法和它相媲。豆大的雨点狠狠地拍打湖面,大雨终于落下来了!

月季开得正好,可在这风雨之下,始终无法逃脱被摧残的命运,它们颤抖地缩着纤弱的身子。雨水敲打着湖面化作阵阵跳跃的音符,柳枝伴着这音符开始起舞。我不由地开始打量这些柳树,柔软的枝条似美人长发,柔顺地泻入湖中,好像要把那满溢的绿色一并倾入湖水。我记得,这些柳树一开始也像一般的树那样,树枝羸弱,没有绿意,我还嘲笑它们作“没骨气的病秧子树”。而今天,这些柳树在狂风暴雨中也未曾低头,似乎更享受这暴雨带来的畅快,这不正是它们的傲骨么?

我低头看着湖中柳树的倩影,任由冰冷的雨水划过脸庞,不由地想起苏轼《赤壁赋》中的句子:“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人是渺小的,人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能带走的最终只是自己的背影,能留下的最多只有自己的足迹。但生命的长河浩浩荡荡,无穷无尽,“尽吾志也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孰能讥之乎?”

风继续吹,雨继续下。柳树的舞蹈没有停歇,只因生命本身不会轻易终结。何处无湖畔,何处无柳树?只是希望湖畔不再有闲人雨下感悟,慨叹世事无常,人生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