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和窗前

时间:2019-01-30 11:48:25 | 作者:项璟

夜幕降临,华灯初起。门外小地是窗前温暖黄色的灯光投影,窗前雾气是门外彻骨寒气的丝丝凝露。厨房里热气腾腾,每个人都在忙碌着,刷锅洗碗炒菜,只有门外的外婆弯腰掐葱与窗前一角默默不动的外公构成了一瞬间的静止。

外婆七十六岁了,但依旧有一颗童心,常和我们这辈人打打闹闹,但也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外公。虽然有时候也会着急吼吼外公,但更多的时候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外公八十一岁了,但却有些老年痴呆,有时甚至不能认出自己的儿女子孙。妈妈为了锻炼他,经常让外公多做家务活,多看看书,多做做计算题。

新的一批《阿朝来啦》到了,妈妈便拉着外公让他坐下来看。而外公读书时,总是不经意地读出声来,一个字一个字漂浮在空中,仿佛一不小心便支离破碎。妈妈怕外公影响弟弟学习,便让外公不要读出声来,可外公还是一会儿就读出声来,或是就读累了放下书来双手放在膝盖上,双眼有些浑浊却仍固执地静静地看着外婆忙活。

就在这个忙碌热闹的家庭团聚的一晚,一边吆喝着操弄着,一边静止着安静着。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门外,黑漆漆的一片中几块黄色光影,外婆弯着腰从冰冷硬实的黑土里掐下几根葱,给汤菜里添添味。窗前柔和的灯光镀在外公身上,从厨房里望去,就有如一尊雕像背着忙碌的我们静坐在那。桌上一本倒扣着的书,窗前的玻璃映出外公淡淡的笑脸。穿过玻璃喘着白色雾气更加模糊的外婆的身影映入窗前外公眼中。哦,原来是外公在看外婆啊!

我不知道外婆掐葱掐了多久,我不知道外婆有没有看见屋内的笑脸,我不知道外婆有没有也抬头挥挥青葱也朝外公傻傻一笑。但是仅仅这一幕便让我格外感动,心生羡慕之意。即使门外与窗前是温差,是玻璃,但隔不开外婆外公之间的厚厚的情。

其实生活中有许多的门外窗前,或是冷漠,或是温馨。有见过班里同学紧缩班门恶作剧地透过窗看着门外一头雾水的同学;有看过窗前一株盆栽静静凝视门外新鲜空气和自由生长的青藤;有看过书里的文字敲着门窗一心想解脱书本穿透到人们的思想中。而这些门门窗窗,无论是隔膜的束缚,还是自由的解脱,总是能透过墙体滤为本质,从而达到最后开门启窗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