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时间:2019-01-17 11:16:45 | 作者:刘宇蒙

我住的这片远海来了个渔夫,一个糟老头子。我向来对那些住在海边,每天驾着条破船来海上打鱼的渔夫没什么好感。那些渔夫自以为拥有多么先进的设备以征服这浩瀚的大海,然而他们在海面前不过是一粒尘埃罢了。这群无知的人们也是残暴的,他们无节制的捕鱼,一网下去,连那种不过一拃长的小鱼也不曾放过,更不要提我这种庞然大物了。

当我偶然看到那老头儿放下的鱼饵时,心里是鄙夷的。一个糟老头——黢黑干皱的皮肤,紧巴巴地裹在瘦小的骨头架子上,竟妄想来这里捕大鱼,真是不自量力。于是我一口咬住鱼饵,想把船拖入深渊。我一个劲儿想下潜,却不想那沿着绳子的力道也不容小觑,似乎十分强劲。那力量时而欲擒故纵,时而又与我搏力、抗衡。我没有想到那老头竟有如此能耐。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一晚。

第二天,我倒不那么想置这老头子于死地了,我浮上去,想好好看看这与我搏斗的老头儿到底是什么样子。瘦,还是瘦小又孤独的身影,独自坐在床边。黝黑的皮肤包在骨架上,又深又密的皱纹占据了他大部分皮肤,让我想起了海上常漂浮着的枯木表面的裂痕。我突然生出一丝敬佩,这老人一定要很不一般的意志,竟坚持到了现在。我承认,他是位值得我尊敬的对手,而要他的命可能会使我感到惋惜。

老人在自言自语,我听清了他在说什么,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大鱼啊,我一定要和你奉陪到底……我喜欢你也很尊敬你。”有什么击中了我的心,我竟感到欣慰与满足,原来这老人也像我一样,不把对方当作死敌,他尊敬我,像我尊敬他那样。我没再往下沉,就这样与老人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可以听得到他说话,也可以躲得开他的鱼叉。

我陪着老人在海上漂了一天。我不再认为我们是要置对方于死地,我们更像同行的友人。“那大鱼也是我的朋友!这样的鱼我见所未见!”头顶传来老人对着苍茫大海与浩瀚星空的喊声。是的!是的!我也把你当朋友!你这样把我一条鱼当作朋友的人,我也闻所未闻!我在心里回应他。

可我一冷静下来,才发觉我们中的一个总是要杀死另一个的,而我已不在乎是谁杀死谁了。老人不是我憎恶的人中的一员,他与其他渔夫都不相同,他没有健壮的身体和犀利的眼神,却有着坚毅的品格、对大海和海中生灵的尊重与敬畏,我庆幸我偶遇了他。那么,让他杀死我好了。我放松下来,身体渐渐上浮。不大一会儿,冰冷的鱼叉刺入我的腹部,血液涌出,我感到我的生命在缓缓流逝。

意识丧失前,我对上那双眼睛,那双极其温柔的、蔚蓝的,与他身上各处都不相符的眼睛,那双虽布满血丝却依旧闪着光的眼睛。也许是我的错觉吧,那眼里流露出惋惜的神情……

然后,我的世界陷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