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怕差距就怕放弃

时间:2018-12-10 13:47:37 | 作者:李佳静

“你看看你,短跑又偷油……”体育老师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

明明是一句调侃意味的话,我却莫名鼻头一酸,有些委屈:我真的很努力了。

“好了好了,去测八百米吧,没满分就要挨打了。”他挥了挥手。

我慢慢走到八百米的起点,突然想到很多人都调侃过我一句话“你可是体育老师的女儿呢。”

同样是体育老师的孩子,怎么李睿洁就考的那么好?怎么黄泽琨就能拿满分?但我往常一直视他们为理所当然,仿佛他们生下来应该八百米跑三分三十九。突然自问“为什么”,便又一次感到茫然:“对啊,为什么他们就那么好呢?”

我和其他女生们站在起点处,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有我,有李睿洁。

我们是站在同一起跑线的。

“只要跑不死,你就给我往死里跑。”我在心中对自己大吼。

两声哨声。所有人都向前冲去,让我无端地动物世界《动物世界》中的东非大迁徙。

很快原先挤作一团的队伍,已稀稀拉拉地拉的老长,大体可以分成三段——轻松地迈着轻快步伐的前段,稳稳健健地跑的中段与面如土色的后段。

跑啊!你给我跑啊!我努力迈大步伐,勉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勉强强跟上了中段。我抬眼望了望李睿洁,——她自然是在前段的。遥远,仿佛我拼尽全力也无法捕捉她一片翻飞的衣袂。这前段与中段的分化,对我来说就像是印度种姓的分化,我可能一辈子都融入不了前段了。

但种姓制度不也早被废除了吗?谁言这一切是惘然呢?我仍想试试。

我迈大了步子,一下子超过了好几人。

但这种速度,是我往常没有尝试过的,于是第二圈半时我的步子越来越沉,胸口某个跳动的东西仿佛被一只手握住,并恨恨的紧缩着。

我仰首:李睿洁快到终点了,而我还有一大段。那一大段,是不甘化作天堑,让我清楚的意识到这就是差距。

我不甘着,却已麻木了。腿快迈不动了,头就像浸入水中一般,什么都听不真切了。我右手狠狠紧握成拳,削得尖长的指甲嵌入肉中,仿佛就要这么生生挖出肉来。我用这种方式,告诫着自己不能停。

快到了。我看见体育老师在招手。我的手越握越紧,每用力一分我的脚下便反射性地增一分力。

“三分四十七秒。”

我瘫坐在地上,呆滞了很久,才反应过来,那意味着什么。我捂着胸口,眼泪差一点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