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来到现代

时间:2018-12-03 15:29:05 | 作者:吴宇含

隐隐作痛,面前一黑。再睁眼却是在茫茫都市。三娘虽心中纳闷,却也经三月通晓了些事宜,适应了这地方的生活,只在些小地方打杂维持生计。

深深寒冬,素雪纷纷鹤委,清风飙飙入袖。今却正值冬至,行人三五群往来,唯有一人匆匆去,只留孤清影。

店里的员工偏少,都与家人团聚去了。然而她又没亲人了,休息有什么用呢?心下想时,不免淡淡一笑,那笑像那细雪一样,揉在了惆怅里……

三娘左手提一水桶,右手执一拖把便出了房间,步步轻盈如飞燕,只是轻轻一挑拖把把,掷进水盆点了一点,便又是一挑,如文人执笔写字一般松松爽爽地拖地,不愧前生做女将,区区小事却也显尽英姿。

“嘭!”一声巨响,惊得闹腾腾的饭店登时静了下来。转头看去,一个中年男人站着,怒火冲天,脸涨得通红。

“老子叫你去买烟,你那么多话干什么?嗯?”那男人向下指着骂道,一口村音。三娘方发现在椅子后,有一个女子瘫坐在了地上。那女子不说话,只是深低着头,散乱的发遮住了她的面颊,她只是颤抖着,沉默着。三娘忙向前去,却有一个人拦了她去路道:“人家的家事,看看就得了。”三娘环顾四周,只见不管是男女老少,都只是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不言语也不阻止,三娘猛然一抖,眼前的人似乎是一双双手,正协力把那女子推向深渊。

“你怎么不回话,嗯?净丢人现眼!”那男人冲地上的妻子狠狠踹了一脚。“啊!”女子一惊下意识地护住头缩作一团,脖子和手腕上渗人的淤青显露了出来……“且慢!你这厮蛮不讲理,这客栈岂能抽烟?打人那里的理来!”三娘见了心中怒火腾腾,似剑一般地直冲向前去一拦,护住了那女子。

“你凭什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么插手我和我妻子的事?我是她丈夫,我可以打她、骂她,你管不着……”那厮便伸手要把扈三娘推到一边,可那里是三娘的对手,三娘抓了他手,顺势一绕,把他狠狠摔在地上,又一扯系发的红绳,迅速把那厮的双手绑了起来。可三娘却并非有意去做,只是下意识做下一连套动作,她其实已被那男子的话所怔。是呀,妻子应该顺应自己的丈夫,就像她要认王英做夫一般……天知道,她有多痛恨王英,又是多么恨李逵杀死自己一家,可是男权的社会,本应枉屈女子……她,真的该插手这件事吗?

突然有一个人拍了一下她,是那个女子。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疲惫而又盈满了感激的泪水的双眼凝视着她,然后,她握住了三娘的手,那骨瘦如柴的手激动得微颤。三娘的心微微一震,心中似乎有什么在发生着巨变。

未过多时,警察来了。临走前,一个年轻的女警充满敬佩地对三娘说道:“姑娘,感谢你站出来主持着正义。现在有很多人以不插手‘家事’来冷眼旁观暴力。然而家暴,从来都不是家务事。在这个社会漩涡里,人人都可能是施暴者,人人也都可能被施暴。我们不能再把家暴当作家务事来看待,而要当作社会问题来面对、来解决。我们的态度将会决定我们未来会活在一个打妻子天经地义回到家就是地狱的黑暗世界里还是活在一个可以维权、平等安全的健全社会里。”

扈三娘听了,泪水不禁崩涌出来。原来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美好。她曾经以为,梁山泊已是世间难得之地,可却唯独没有料到原来在几百年后,有人能够维护女子,为女子伸屈……想起女子那双盈满泪水的双眼,她心中的疑虑一扫而光,隐隐笑生双颊,那笑淡淡的,像那细雪一样,融入了花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