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谈话

时间:2018-11-25 09:55:36 | 作者:刘茜侨

窗户打开,凛冽的寒风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在与窗隔了五米远的餐桌旁,依旧能感到那刺骨的寒冷。

“凭什么!那是我的狗!”阿凌忽的站起来,用力地往桌子上一拍,桌子中央的那碗汤溅出了不少。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这狗要是咬人了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掉它,你不也同意了吗!发什么疯!”阿凌的父亲朝他瞪了一眼,大吼道。

一阵沉默,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地坐着。坐在我凳子下的小苹果悄悄地探出头,用眼睛瞪着阿凌的父亲。我轻轻地给他顺了顺毛,我知道,它也同阿凌一样在悲伤,它唯一的孩子已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它悲痛。

少顷,小苹果又将头缩了回来,轻轻地呜咽了起来。阿凌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哭了起来,趴在我肩上,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但因为声音太过颤抖,太过嘶哑,只能大概猜测出是在叫狗的名字。

“行了行了,其他人都先回客厅吧,阿愿和景仪留下。”外公用手指了指我和景仪。既然是资辈最老的外公发话了,其他人也只有听从的份。

餐厅里只剩下我们三人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和小苹果,小苹果时不时用舌头舔舔阿凌的手。

阿凌依旧趴在我的肩上,我感觉到肩上的衣料已湿了一大片。

景仪摆摆手:“没事的,会过去的,我们不还有小苹果嘛!死了就死了嘛。”景仪还真是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不一样!不一样!你烦死了!”阿凌哭的更凶了,两只手环住我的脖子,将眼泪一个劲地往我衣料上抹。

要是在以往,我早就笑她了,但现在我也只能用手在她肩上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拍着,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它已经死了,你无法让它活过来,我们都理解你的悲伤。但是,你不能就这么一直哭啊,你要懂得面对。”

景仪连忙接下我的话:“既然失去了珍视的东西,就更要重视眼前。你还有我们,有小苹果,有大家对你的爱啊!”景仪这次可没有说错话。

阿凌慢慢的停止了哭泣,用手抚摸着小苹果的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令人心疼的笑容:“我知道怎么做了!小苹果也知道了吧!我们都要坚强哦!”

我和景仪相视一眼。

要坚强哦!阿凌!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