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炭翁改写

时间:2018-11-12 09:59:30 | 作者:钟承佑

城外一尺雪

落日已去,黑夜将至

老翁扛起一块块煤炭,将它们放上了牛车。当他把最后一块煤炭放好时,夕阳已经绽放起了光华。橙色的阳光裹上了浑圆的太阳,向西去了,只留下如梦似幻的晚霞散落在天边。

老人拍了拍牛头,牵起绳子,走向了都城的方向。看着牛背上上千斤的煤炭,老翁黝黑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微笑。这些煤炭仿佛已经燃烧起来了一般,燃起了老人的希望。一人一牛,就这么出发了。

寒风暴雪,漫漫长夜

此时天空已经是一片黑暗了,唯有繁星点点,闪着微弱的光。一片片冰花,宛若天使的眼泪一般洒落荒无人烟的大地。老人只穿着单薄的衣衫,紧紧地靠着老牛取暖。虽然严寒,但老人的心中却是开心的——因为天越冷,烧炭取暖的人便会越多,而他就可以赚取更多的金钱。

“老天啊!让这天更冷一些吧!”残酷的生活早已让老翁忘却了自己,只求谋取更多的金钱。而老天也没让他失望——狂风大作,大雪骤起……

入都城,遇爪牙

清晨时分,大雾起,朦朦胧胧地勾勒出一个宏大的轮廓——都城,到了。

中午,太阳升得高高的,雪开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始融化。牛儿已为这长途跋涉而感到疲倦,老翁他也有些饿。“休息一会再走吧。”他心里想道。于是一人一牛便在城南门外的泥地上稍作休息。

刚刚坐下来没有多久,两匹骏马飞驰而来,轻快灵巧,蹄尖微踏,百米距离转瞬而至。老翁激动地站了起来,心想——难道是某个府中的老爷家派人来收购碳吗?

老人站起身道:“两位爷,您们需要碳吗?”这两人一白衣,一黄衣,看起来猥琐至极,和那两匹骏马极度不相称。

其中那个白衣说:“我们可是宫里的人!老头子,开个价吧!”这可把老人乐坏了,但是……这该开什么价呢?高一点还是低一点呢?

可那黄衣眉头一皱眼一横:“老头子,不说话了?我们可在问你价呢!”说吧,将一卷文书,砸到了老人怀中,再拿起半尺红纱一丈绫,挂到了牛头上。

“官老爷,怎么能这样呢?这可是小人唯一的身家了啊!”老人跪在了地上。

“哼!”白衣说“如果不是看你这煤炭还有点多,我们还不屑要你家的呢!待会来北把牛牵回去吧!滚开!”

此时,老人才意识到,他的日日夜夜伐薪烧炭,冰夜里的艰苦都化作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