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花落时

时间:2018-10-14 12:49:23 | 作者:张宇禧

眉眼婉婉,朱唇皓齿,粉红浣纱是舞裙;如胶似漆,春是她最美好的年华,然而,短短一瞥,便是她一生的微笑。

又是一年,花落时。

桃花,再仰头时已是寥寥,只是我的心中再无落寞,因为,生命的一次次啼鸣告诉我,盛开过便好,花落又何妨呢?

清风微微从指尖滑过,轻悄悄的,扰乱了心中一池春水。我缓缓起身,欲合上窗,目光一瞥,瞧啊,窗前的一树繁花寥寥地落地,扰乱鼻息的桃花香呢?也消逝了。眼前只有张牙舞爪,盘桓的虬枝正冷冰冰地接收我的注目礼。怎的就落了呢?我有些慌张,明明昨天她还是我那位桃色少女啊?

眼前是如此的空寂,微风拂过,却引不起一树繁花的骚动,引不起春水心甘情愿的波澜了。心头浮现一丝伤感,颓然回到书桌前。眸子一瞥,看见沙发角落的奶奶正低头小寐着,心中更是一空。看呐,奶奶的生命也再也不会像桃花一样,她快迎来她人生的花落之时了吧。

“宇禧,怎么了?”爸爸轻悄悄地坐在我的身旁,递给我一杯热水。手,暖暖的,热水在手心引起一阵阵波澜。我抬头问父亲:“爸,奶奶她,是不是很老了?”爸爸怔住了,低下了他的头。许久,他答非所问地告诉了我奶奶的一件往事……

奶奶那个时代,是文革余波的时期,她的父母不允许奶奶再去读书,奶奶便偷偷地去,去读书,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读毛泽东的书,读黑板上留下的文字,读记忆中的诗……爸爸说,那是奶奶最灿烂的时光。我悄悄抬眼再看去,那位矮小的,安详的垂垂暮老的老人啊,真的是她吗?她静静地卧在沙发一隅,沧桑的脸孔上只有一抹慈祥,那垂落在眼前的几丝鬓发,也因疏于打理整日垂在额角,如今的她,安恬的欢喜,但,真的是她吗?那段时光里的她,宛如窗前桃花在它的春季,盛开的那种无所惧的欢悦,那种和谐,真的是她吗?就像它曾经十里飘香,香溢满堂,一朵朵娇小的花瓣互相挨挤,紧紧抱团,屡屡奏起一首摇曳的欢歌。

眼前清明起来,映入眼帘的还是那棕红的虬枝,盘桓交杂向上延伸。花落了,一年又是一年,花开时我心喜,花落时我焦急无奈。却不曾体会到,花落才是花开的见证人,才是花开的价值所在啊。

又是一年花落时,我才体会到当初花开的是多么茂盛,多么欢愉。

偷眼看奶奶,她嘴角的沟壑万千似是当年甜甜的酒窝,凌乱的一头银丝似是当年那条整齐的麻花辫。她的花落之时就快到了,她的子子辈辈则承担了她生命所延续的一次次花开,又一次花落。而奶奶,只要活出花开的勇敢,就好。

窗前空空,肆虐的风久久盘旋,不肯离去,只是没有逝去的落寞,只有花落的欢吟。

短短一瞥,便是她一生的微笑。

又是一年,花落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