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老了

时间:2018-09-24 15:15:43 | 作者:刘梓韬

岁月逝去,不变的是真情。——题记

二零八二年,八十岁的我从嘈杂的庆生会中逃出来,来到你面前。屋外轻轻地下着雪,一片片雪花从漆黑的天空中飘落,融入灰暗的人间。我静静坐下,点上一根烟,一卷卷的烟云笼罩着我颓唐的脸,那对被时间弄红的双眼中,只有对往事的回忆。

只有对你的回忆。

二零一五年,我第一次进入了秦×中的大门,第一次接受严格的军训,第一次遇见了同桌的你。

那时,订的校服还没有到,一身的军装倒也正好映衬你的英气。年少的我有些唠叨,自认凭着对数学的擅长不至于让你看不起我。我们的友谊就在这种微妙的关系中建立起来。初二时,我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已经不再是朋友般的单纯了,可“怂蛋”的我,自然不会让你了解我的心思,也不敢有所行动,最多也只是在知道你想考石家庄x中后,发奋的学习,也要进入这所高中而已。当时简单而又执着的为爱拼搏,现在看来,不过是老年人的回忆罢了。

二零二一年,从同一所高中的同一个班毕业的我们,一同进入了北京xx大学的校门,而在我的不懈努力下,我们终于不只是朋友了。

雪静静落着,宽阔的大道上只有你我两人。

“阿嚏!”你打了个喷嚏。

“你看看,感冒了吧!明明是怕冷的人,非在雪天绿色作文网wWw.0279.nEt闲逛。”

“因为我喜欢雪啊!”你吸了吸鼻子,轻轻答道。你一边用那种我无法抵抗的眼神看着我,一边又说:“以后每个雪天,你都会陪我看雪的,对吧?”说罢,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看着你冻得发红的单纯可爱的小脸蛋,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无言的把自己的大衣披在你的身上。最后,你神采奕奕地回了宿舍,我却染上了重感冒。

这不叫痴情太深,不过是老年人的回忆罢了。

二零七二年,遇见了五十七年的我们终是分开了。怕冷的你在一个冬天悄悄离开,你的面容就像我第一天见到你,还是那么英气,那么精神。

今天,我含着烟,在你面前静静坐着,被时间弄红的眼中只有对你的回忆。相框中你的样子和六十五年前一样精神,一样英气。而我就差很多了,面容憔悴惨白,一是因为岁数大了,而也有刚刚酒杯中我自己放的毒药的作用。不过倒也没什么,我真的不想只在梦里和你相聚,要知道,在没有你的世界里我早已活够了。

我挪出房门,躺在院子中,点点雪花落在我身上,冰凉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但我依然惬意地合上双眼,因为我知道,怕冷的你会带来两件大衣,一件给我,一件给你,省得我在离世的路上受了凉。

漫天雪花里,多年的等待,长久的分别之后,我们终于又相守在一起。